新乡某洗浴中心组织卖淫案情曝光!多名涉黄人员被查处…

被告人宋兴军,男,1981年8月15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籍贯河南省辉县市,住新乡市。因涉嫌犯组织卖淫罪,于2019年6月6日被新乡县公安局刑事拘留,于2019年7月12日被新乡县公安局逮捕。

新乡县人民检察院以新县检一部刑诉〔2020〕1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宋兴军犯组织卖淫罪,于2020年3月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新乡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原军、郭厅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宋兴军及其辩护人尹建民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8年11月至2019年2月13日,被告人宋兴军在新乡县小冀镇金海岸洗浴中心,组织多人卖淫,进行牟利。现查明,被告人宋兴军组织的卖淫人员为5人。

为了证实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向本院提供的证据有:被告人宋兴军的供述与辩解;证人王某1等人的证言;现场图、现场照片、辨认笔录等;河南硕证电子数据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等鉴定意见;户籍证明、到案证明、前科证明等书证。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宋兴军组织卖淫,其行为构成组织卖淫罪。被告人宋兴军虽不具有自首情节,但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坦白,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宋兴军认罪认罚,可以从轻处罚,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至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十万至三十万元。

被告人宋兴军对起诉书指控的主要犯罪事实无异议。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宋兴军在组织卖淫中所起的作用相对较小,属从犯,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具有坦白情节且认罪认罚,系初犯,综上建议对其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8年11月至2019年2月13日,被告人宋兴军在新乡县小冀镇金海岸洗浴中心,组织多人卖淫,进行牟利。现查明,被告人宋兴军组织的卖淫人员为5人。另查明,新乡县小冀镇金海岸洗浴中心在2019年2月1日至2019年2月13日期间共计收费237,321.00元,按照宋兴军供述的提成方式计算,在此期间宋兴军获利金额为21,590.00元。

受案登记表证实,新乡县公安局在工作中发现河南省新乡县小冀镇金海岸洗浴中心存在违法犯罪行为,于2019年2月13日21时许对该洗浴中心进行检查,后调查中发现该洗浴中心涉嫌犯罪。

新乡市公安局东街派出所出具户籍证明证实,宋兴军,男,汉族,1981年8月15日出生,住新乡市红旗区平原路321号3号楼2单元2号。

前科证明证实,经查询未发现宋兴军有违法犯罪前科。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证实,扣押涉案物品情况。新乡县公安局到案证明证实,被告人宋兴军于2019年6月6日被抓获。微信、支付宝交易明细证实,马某与宋兴军、杜某2转账记录。银行账户情况及交易明细清单证实,杜某2等九人名下银行账户信息、余额、账户往来情况。住院病案证实,王某1健康状况。洗浴中心记账本证实,2月1日至2月13日记账情况。工商注册登记材料证实,新乡县小冀镇金海岸洗浴中心营业执照记载经营者李某1,为个人经营,注册日期2018年10月30日。支付宝信息以及支付宝交易明细证实,涉案人员支付宝交易情况。

新乡县公安局检查证、检查笔录证实,2019年2月13日晚新乡县公安局组织民警对新乡县小冀镇金海岸洗浴中心存在卖淫嫖娼现象进行查处,当场查处及扣押物品传唤嫌疑人情况。

河南正源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报告证实,新乡县小冀镇金海岸洗浴中心在2019年2月1日至2019年2月13日期间共计收费237,321.00元,按照宋兴军供述的提成方式计算,在此期间宋兴军获利金额为21,590.00元。

新乡县公安局行政处罚决定书证实,郭某等5人因卖淫被处以行政处罚;魏某因嫖娼被处行政处罚。

证人马某的证言证实,我在大浪淘沙温泉洗浴当收银员,老板是杜某2,杜某2是杜某1的表叔,安排杜某1给他跑腿帮忙。我每个月的工资2000元。白某和一个姓吕的老头负责二楼的卫生,一个姓王的老头,和一个姓段的老头负责三楼的卫生和打三楼消费清单。老板说按摩服务承包出去了,杜某2还让我把每天按摩的费用给承包的人转去。我没有见过这个人,我只有这个人的微信和支付宝,全部都是转账,他的微信名叫“平安”,支付宝名叫“暗黑者”。不清楚洗浴中心结账单中“长城解百纳328元”是啥,我来上班就有这种项目,听别人说可能是按摩或足疗项目,不知道大浪淘沙温泉洗浴是否销售红酒,没去四楼看过,不知道住的女的做什么,不清楚大浪淘沙温泉洗浴是否有卖淫嫖娼的行为。马某辨认出杜某2,把每天的营业收入都交给他,他是洗浴中心的老板。

证人杜某1的证言证实,大浪淘沙是洗浴中心,老板是杜某2,杜某2平时都不去,有什么事会让我处理,没有给我发工资,我也没有股份,马某是大浪淘沙的收银员。我记得有一次杜某2带了一个人到我的按摩店里谈事情,当时杜某2还说让我在场也听听,以后好当个证人。当时杜某2带了一个姓宋的男子,他想承包杜某2洗浴中心三楼做按摩和足疗生意,他们当时商量一年承包费2.8万元押金2万,他还负责该三楼的正常房租和水电等,当时姓宋的说他妻子患有重病没有钱交不了押金和承包费,说这些钱从每天的营业额中扣除。我没有听杜某2说过大浪淘沙有卖淫嫖娼的行为。杜某1辨认出宋兴军是和杜某2谈承包洗浴中心按摩的人。

证人李某1的证言证实,我在大浪淘沙洗浴中心负责搓背,2018年10月份的时候洗浴中心一个男性修理工,让我们搓背的人办卫生证,我把身份证给他了,后来他给我说这个地方换股东了,名字也变成新乡县小冀镇金海岸洗浴中心了,他用我的身份证重新办一张营业执照,我让他用了。

证人杜某2的证言证实,洗浴中心是一栋六层楼的房子,搓背、按摩都承包出去了,我基本不去,不用管理。承包洗浴中心搓背的叫李某1,每年给我几万元钱,按摩我承包给一个姓宋的人了,他找人来洗浴中心按摩,每年给我2.8万元,其他的我不管,我们在大浪淘沙洗浴中心楼下的移动通信店里谈的,我们谈的时候我侄子杜某1在场,他在洗浴中心楼下的盲人按摩店里干。我不经常在洗浴中心,有时候店里有事情的话,我会让他去帮忙处理一下,不给他开工资。马某是前台收银的,其他收银员会把当天的收银款转给马某,马某再按照我的要求分给我、李某1、姓宋的。当时宋兴军没有钱,我们商定从他的人收款里扣,他们做一个按摩或者足疗,我扣除百分之四十,剩余的百分之六十马某把钱给他转过去,每天陆陆续续给我。我没时间的线去四楼上服务员房间拿服务员的服务单子,用来统计宋兴军服务员的服务次数。

证人王某1的证言证实,我是新乡县小冀镇金海岸洗浴中心三楼的服务员,我们金海岸洗浴中心存在卖淫嫖娼的行为,我上班的时候负责记一下卖淫人员的卖淫的情况,她们为客人服务后会自己在三楼的电脑上登记一下,登记成长城解百纳328元,一楼和三楼电脑显示的一样,我会手写记录一下,客人离开后就会在一楼吧台结账。王某1辨认出5名卖淫人员。

证人段某的证言证实,我在新乡县小冀镇金海岸洗浴中心主要是打扫卫生,把走廊、房间、厕所打扫干净,还有就是登记销售的烟和饮料,登记按摩人员的情况。只有异性按摩。客人在一楼吧台结账。不清楚新乡县小冀镇大浪淘沙洗浴中心是否存在卖淫嫖娼的行为。

证人吕某某、魏某等人的证言证实,2019年2月到小冀镇大浪淘沙洗浴中心洗澡了,洗过澡在三楼的一个房间内休息,让女服务员提供了性服务。魏某辨认出卖淫人员。

证人李某2等五人的证言证实,在新乡县小冀镇金海岸洗浴中心做服务员,提供,和客人发生性关系,消费是328元或者238元,在电脑上记录项目是一种红酒的名字。一个叫“小宋”给她们用微信或者支付宝结账,328元得150元,238元得100元。他的微信名叫“平安”,支付宝叫“暗黑者”。平时都说是按摩的,不会说是做特殊服务的,小宋可能是新乡县小冀镇“大浪淘沙”洗浴中心领班的。辨认出发工资的人。

证人王某2、白某、吕某、张某1、常某的证言证实,在大浪淘沙干过,搓背、消毒等工作。

证人崔某的证言证实,我大浪淘沙工作过,洗浴中心的营业执照杜某2曾经用我的名字登记过;还有我要求涨工资的时候也是给杜某2说的,给他说过很多次,他说这里的生意不是他一个人的他还要给其他股东说。

证人张某2、李某3的证言证实,在这个洗浴中心是收银员,负责收钱,下班后把一天收到的现金、支付宝和微信上的钱都交给给马某。

证人张某3的证言证实,我和杜某2是好朋友,他前几年经济紧张的时候找我借过钱,我没事的时候会去大浪淘沙洗浴中心找他,马某是我和宋某合开洗脚店的收银员,小冀镇御足轩足疗店,马某会把洗脚店的收款给我转过来,还有杜某2欠我的钱,杜某2会让马某转给我,马某还是大浪淘沙洗浴中心的收银员,杜某2这几年没钱,他都是从大浪淘沙收的营业款攒一些,因为马某有我的微信,他可能是图方便吧。

证人宋某的证言证实,2017年年底我经营一家足疗店,名字叫御足轩足疗店,合伙人还有张某3,马某在我店里是收银员。她还在大浪淘沙兼职收银。盈利的钱有时候我去拿,有时候转账给我,有时候转账给张某3,或者张某3去拿钱。有现金有转账,转账是通过微信和支付宝。

被告人宋兴军的供述与辩解证实,2018年11月份,因为家里生活困难,我前妻有病需要花钱,我就打电话给新乡县小冀镇金海岸洗浴中心杜经理问洗浴中心要不要女孩子,要的话我介绍几个女孩去卖淫,杜经理同意,我就介绍了两三个女孩去,这些女孩一直干到2019年2月13日新乡县小冀镇金海岸洗浴中心被公安机关查处。卖在新乡县小冀镇金海岸洗浴中心提供的服务都是杜经理要求的。头一天干活,第二天结账,结账都是新乡县小冀镇金海岸洗浴中心会计马某给我的,结账的时候,马某会把头一天卖的工资和我所得的钱转账给我,我再转账给卖。我支付宝名叫“暗黑者”,微信名叫“平安”。卖淫服务有328元的、有238元,328元的我得到30元,卖得150元,洗浴中心得148元;238元的我得到20元,卖得100元,洗浴中心得118元。杜经理为了让我多挣点钱,都有我统一管理,这样我抽的钱也多一些,我也同意了。老板我只知道姓杜,有一次在洗浴中心门口看过老板一次,杜经理给我介绍说这个姓杜的是我老板。杜某1是洗浴中心的经理,管理所有的事情。宋兴军辨认出杜某1是金海岸洗浴中心的杜经理;杜某2是金海岸洗浴中心的杜老板;辨认出卖淫人员。

上述证据均由公诉机关提供,经庭审示证、质证,确实充分且能互相印证,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宋兴军组织他人,其行为已构成组织卖淫罪。公诉机关的指控成立。被告人宋兴军虽不具有自首情节,但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且愿意接受处罚,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适当。关于其辨护人认为被告人宋兴军在组织卖淫中所起的作用相对较小,属从犯的辩护意见,经查,有被告人宋兴军的供述与辩解、证人王某1等人的证言及相关转账记录能够证实,被告人宋兴军给洗浴中心介绍卖淫人员,从嫖资中抽取提成,给五名卖淫人员发工资,依法应当认定为组织他人卖淫,故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辩护人关于其具有坦白情节的辩护意见查证属实,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宋兴军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罚金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6月6日起至2024年12月5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河南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四份。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